“現在養老院條件都還好,但缺醫療,畢竟人年齡大了最盼有醫護照料。”淮安市民張啟新日前致電本報,說他在給70歲的父親找養老院時看了好幾家都不太滿意,想借本報建議,養老院能不能也配備專業醫護資源。記者15日從我省民政、衛生等部門獲悉,一種“醫養結合”的養老方式今年已在我省各地試點,在養老院里享受專業醫療,已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15日,記者來到南京市秦淮區歡樂時光老年公寓,紅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醫師陳萍跨過養老院和衛生服務中心中間隔著的一道小門,來給95歲的孤寡老人盧天恩看病。“陳醫生幾乎每天都來看我,有病幫我看看病,沒事就陪我聊天。”盧天恩說。
  和盧天恩同住公寓的300多位老人中,95%為失能老人,且大多患高血壓、老慢支等慢性病,醫療一直是歡樂時光老年公寓院長解定蘭心頭的一塊石頭。“以前老人看病只能往醫院跑,慢性病還好,突發病我們就抓瞎了,得趕緊找人找車。”解定蘭說,今年區里試點“醫養結合”,他們與一牆之隔的社區醫院成了一家。社區醫院為養老院配備了2名醫生、1名公共衛生醫師和2名護師,老人可以像串門一樣到社區醫院刷卡看病。
  “感冒、輕微腦梗塞等小病,醫生在養老院就能為老人及時提供初期救治;慢性疾病,可以對老人用藥、康復進行日常指導。”社區醫院主任徐其平說,前院看病、後院養老,老人安心,醫院也多了業務,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無錫市鼓勵有條件的養老機構自辦醫療機構。本月,該市啟動“醫務室工程”,政府給予最高10萬元補貼鼓勵養老院自辦醫務室,養老機構醫務室還可以申請將門診服務納入醫保。揚州市則準備探索中醫院辦養老機構、中醫院與養老機構合作、醫院或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開設養老病區等模式。
  “醫養結合”旨在鼓勵更多專業醫護資源進入養老領域,填補養老與醫療之間的空白。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各種模式的推廣其實都面臨各種技術難點。
  南京推廣的醫養合作,實際操作並不容易。“剛開始周圍居民反對,怕老人太多,影響他們正常看病,經過多次協調,居民慢慢理解了。”解定蘭現在還有擔心,對於急重症,社區醫院的醫療設施和裝備跟不上,仍需要大醫院支持。
  養老機構內設醫務室的難度很大。“目前,南京養老機構已達280家,但內設醫務室的很少。”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長趙軍說,內設診室,養老院必須達到衛生部門規定的一系列標準,涉及醫護配備數量、資質、診所面積、設備等。“很多養老院往往卡在招不到具有資質的醫生、護士上,原因很簡單,一般養老院醫務室服務的都是老年人,醫護人員的收入要用養老院的收入來彌補,很難超過社會醫療機構。”無錫藍天護理院負責人萬常旗說。
  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徐琴研究員認為,“醫養結合”涉及民政、衛生、社保等部門職能的交叉區域,應註重與現有制度的銜接,保證新型養老模式能健康有序發展。同時,既要體現公共服務的公益性,也可在政府引導基礎上,借助市場化手段,豐富產品線,滿足市場多層次需求。
  “目前看,具有專科醫院性質的護理院是‘醫養結合’最佳的結合點。”蘇州市衛生局副局長卜秋介紹,與養老院不同,護理院具有醫療護理服務和生活照料兩種基本職能,明確了收治對象範圍,有利於合理利用養老和醫護資源,更準確地滿足參保人員需求。近年來蘇州利用市場化手段興辦護理院,目前蘇州已有民辦護理院31家,雖然收費較一般養老院貴,但還是一床難求。
  我省民政部門也把護理型床位作為今後建設的重點,將引導養老機構床位向護理型轉變:公辦床位,蘇北一張床位補貼3萬元,蘇中2萬元,蘇南1.5萬元;民辦床位,蘇北補貼5000元,蘇中4000元,蘇南3000元。
  值得重視的是,醫保結算是“醫養結合”繞不過的坎。記者從各地社保部門獲知,過去養老院不能刷醫保卡,老人有病無法直接在養老院診治,現在養老院與社區醫院合作,或者內設醫保定點醫務室,雖可以刷卡看病,但也有可能出現“套保”,有些不需要住院的老年人可能會借“醫養結合”長期住院,占用社會醫療資源,損害其他參保人的權益。所以在管理上如何區分好養老和住院的界限,還需研究。也正因此,醫院主辦養老院的形式,目前可能會遇到法律障礙。
  本報記者 唐悅 梅劍飛 鹿琳
  馬薇 吉鳳竹 張晨
  (原標題:醫養結合,如何兩全其美)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ykhmqwob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